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酒店实习厨师的经历
酒店实习厨师的经历

酒店实习厨师的经历


  08年的时候我在职高毕业,被学校分配到了当地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。而 我学的专业是烹饪点心,自然被分到了餐饮部的中式点心房。

  因为刚走出校门,所以一切都没有适应,甚至连房子都租不到,只能搭公交 回学校住。但是这样来回太远,而做点心是要凌晨5点就要上班了。所以我不得 不早早就起床跑步45分钟去上班。

  后来点心房的前辈知道我的处境,就介绍我去某个大院里租房子住。我们酒 店有很多外来打工着都是在那里住,房东也是熟人。虽说住的地方有点偏僻,但 是步行只需10分钟就可以到酒店。因为酒店的人都在那里租房,房东也很好讲 ,收的房租也和其他人一样,没多收我的。

出租屋有两栋,每栋房子都有个铁门,另一栋的人想进来的话要得到我们这 边的人允许才行。这也是我看重的地方,够安全。因为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, 在社会上并没有太多的安全感。而我们这栋楼住的几乎都是酒店的员工。

在那里,我第一次遇到她。高挑白皙,体态丰盈,甜美可爱。最先发现她时 并没有注意她的长相,而是胸部。

只有163CM左右的身高,奶子却非常大,一只手肯定抓不过。我刚看到 她时心就在想:这不是传说中的G罩杯吗?

难道她也是我们酒店的?怎么我去酒店一个星期了都没注意到有这等美女? 听前辈们说这里租房的基本都是我们酒店的员工,而且餐饮部的就占百分之八十 以上。看来我有几乎把她搞到手哦。

「嗨!美女,我叫莫海,是餐饮部新来的见习生。」看见喜欢类型的女生, 肯定是先搭讪啦。

「嗯,你也是餐饮部的?怎么我没见过你啊。」她笑了笑答道。

看到她的笑容我心花怒放啊,真是可爱,我最喜欢这种可爱的女生了。这么 说她也是餐饮部的了?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以后每天对着心仪的女生做事的 话,那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嘛。

「对呀,我都来餐饮部一个星期了,也是没见过你,你是不是这个星期都在 偷懒,没来上班所有才不知道有我这位新来的帅哥啊?」我打趣的说道。

「没有啊,这个星期我只休息过一天,其余的天天都在上班啊。你是中厨房 还是西厨房的?」

我脑子里充满了疑问,这个....还分中西厨房?我来了一个星期了,都不知 道有分中西厨房:「我是做点心的,像烧麦和包子馒头这种。」

「哦,这么说你是中厨房的,我是西厨房的,我们的厨房在地下一层,你们 的厨房是在一楼的。」她笑着答道

五雷轰顶啊!说好的幸福呢?刚才的幻想全部破灭了,甚至在工作的时候都 不能常常看到这张可爱的脸蛋,不能偷瞄这G罩的大奶,这让我怎么活?她的笑 让我觉得很没面子,好像是笑话我来那么久了都不知道有中西厨之分。

「我要进去整理一下房间了,刚搬过来,好多事情要做。」说完我就灰溜溜 的走进自己的小房子了。初次见面就给人留下了那么蠢的印象,以后要怎么才能 改变她对我的看法啊。连名字都没有问人家的,怎么才能追到手啊,自己真是太 没用了。可是我并没打算放弃,我要让她对我改观,我要追到她。

老天还是眷顾我的。第二天午休的时候,我到地下一层的食堂吃饭,刚好碰 见他从西厨房走出来。带着厨师帽,绿色的围巾和围裙。但白色的工作服并没有 衬托出她那G罩的大奶,脸红扑扑的很可爱。

怪不得我一直没有注意到她,原来她穿了工作服很宽松,胸前还有一小节围 巾档着,G罩大奶根本没显示出来。心理觉得这工作服真是浪费了这副好身材。

「嗨,穿上衣服差点认不出你来了呢,还记得我吧?」打个招呼顺便开个色 色的玩笑,女生对于这个会很受用吧。

「啊!嗯,原来是你啊,差点认不出来了,你说什么穿上衣服?」她被吓了 一跳,神色慌张的答道

没想到遇到不懂幽默的人啊,好吧,只能直接切入正题了:「我是说,你穿 上了工作服差点就认不出你来了,怎么那么慌慌张张的?」

「哦,没事,只是被突然的叫声吓到了。」她又露出了招牌笑容。

虽然她立马恢复正常语气了,但是我看得出来她还是心不在焉的。虽然她戴 着帽子,但看得出来她的头发很乱,象是随便往帽子里面放一样,呼吸还有点急 促。按道理女生会很注重头发的整理啊,绑起来也不是很难。

「这么容易就被吓到了?是不是刚才做了什么亏心事啊?昨天你还没有告诉 我你的名字呢。」虽然还想开开玩笑,但是时间紧急,要快点问到名字才是上上 之策啊。

「叫我秀秀好了,我好到更衣室去了,拜拜。」

秀秀,秀秀,好名字,一听就很有欲望啊。突然我转身对着她的背影大喊: 「秀秀,你叫小海好啦。」

她回眸一笑,大大的眼睛把我的魂都勾去了,我发现我真有心动的感觉了。 不止想把她弄上床,发现真的有点喜欢她了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的了解越来越深。虽然她比我进酒店还早了一年多, 但是年龄却比我还要小几个月。说来惭愧啊,我本来读书就迟,还留过级、休过 学。不是这样的成绩的话也不会去职业高中混日子了。最让我惊喜的是,她男朋 友在她进酒店工作不久就分了,难道这是老天在暗示我?

但让我不解的是,每次在酒店装到她都是头发乱乱的,有时候围巾和围裙也 是乱乱的,象是慌慌张张的穿上去一样。每次都是脸红红的,呼吸有点急促的样 子。开始我还以为是我魅力太强了,她看到我就会害羞,但我慢慢发觉不是,就 算我偷偷的看她,她没注意到我,她也是这样,不会是生病了吧。

最让我疑惑的是,她休息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小时是消失了的。听她说她在 这个城市没有什么朋友,同学也都离很远。就在我迷惑的时候,她又出现了。不 知道在哪冒出来的,应该不会是从外面回来,否则回来的时候门锁会嘭的一声响 的。她也没在房间啊,她的窗帘除了睡觉以外,其余都是拉开的。

而每次出现也都会像在酒店的时候一样,脸蛋红红的,衣服头发有点乱,眼 神还有点迷离,好像没睡醒一样。而这时我和她聊天都是聊不到两句,她就会匆 匆的回寝室了。但是到过半个小时,她又回像往常一样。甜甜的笑容,整齐的头 发和靓丽的衣服。

这时她和我的话题就很多了,感觉、父母、朋友。可能大家都是二十出头的 年轻人,话题比较容易找吧。

我也和她表白明过喜欢她,想让她当我女朋友,但是每次她都笑笑拒绝了。 问她原因,她也不说,搞得我一头雾水。

慢慢的发现她不止外表吸引我,发现她内在也很好。很大方,什么话题都可 以聊。和她打打闹闹搂搂抱抱的,她也不会过分介意,只是想再进一步的时候他 就会回绝。可能越得不到就越想得到吧,我发现我爱上她了。

有时我经过她厨房门口,我也会偷瞄一下她在做什么。但经常看不到她,也 经常看到厨房里的其他人和她勾勾搭搭的。有一次还看见她们西厨房的一个老头 用力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,好像跟她说了什么,她也只是笑笑,完全没有介意的 样子。

我倒是满身醋意啊,就算再大方也不用这样子吧。厨房本来女的就少,每个 男的都这样吃豆腐的话,不是羊入虎口吗?

机会终于来了,这连假,很多人都回去了。她的家比较远,没有回去。而作 为新人的我,前辈们休息了,当然是我来值班了。

下班回去遇到她:「你怎么没有回家呀,难得连休哦。」

「家太远了,只有五天假期,火车来回都要四天了。」

「那正好,今天一起吃饭吧,我知道有个地方麻辣烫很不错哦。」机不可失 啊。

「好啊,我们打包回来吃吧,你去打包我去买啤酒。」她爽快的答应了

啤酒?还要喝啤酒?难道今晚真的会有什么事情发生?我满心期待的去打 包麻辣烫了。

把麻辣烫打包回来之后,秀秀已经买好了东西在我的出租屋等着了。

「叶秀秀,你怎么能随便进入男生的房间呢,不知道男生有很多隐私的吗? 我假装愤怒的开玩笑。」

「是你自己不锁门的,再说,你有什么隐私是不可以让我知道的?」秀秀打 趣道。

说着我们摆好了东西,开了啤酒,慢慢边喝边聊。

「你是怎么和你男朋友分手的?」当然是问点有关恋爱的东西。

「我进酒店做事之后,他就劈腿了,我们不聊这个人。」秀秀平淡的说道。

看得出其实她很介意,可能对那男的还有感情。连聊到他都会很不情愿,有 点因爱生恨的感觉。我心想:如果我能取代她前男友的位置就好了,我一定好好 爱她,照顾她。

「墙上的『秀』字怎么那么难看,为什么刻个秀字在这里啊?」她看到了我 前几天无聊时在墙上刻的字。

「明知故问。」我白了她一眼

「那你说说看啊,我就是不知道。」

我看了她有两分钟后说:「我喜欢你,心里想的都是你,所以就刻了你的名 字在墙上。」

相对无言了几分钟,我顺势说道:「做我女朋友吧,好不好,我一定会对你 好好的。」

看她没说话,我一把拉住她,来了招强吻。她并没有反抗,反而慢慢的迎合 我。可当我把手移到她胸部时,她就一把把我推开了。

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,奇怪的看着她。又是无言相望。

「我可以先和你试着交往,但不可以越过界。」她有点害羞的说道。

我一时间心花怒放,抱着她想再吻一下。她还是把我推开:「我吃饱了,先 会房间了。」

我把东西收拾好了,躺在床上不断的回忆刚才激动的一幕。真是太兴奋了, 她终于答应和我交往了,而且我还吻了她。但是想想又不对,明明她也喜欢我, 为什么那么久才答应和我交往,还是试用期。刚刚本来是可以再进一步的,为什 么她突然推开我?难道是她前男友伤她太深了?带着种种疑问,渐渐睡去。

「小海,把用不完的水果拿到冷库里放,我们先下去吃饭了。」

到了午休时间了,没办法,谁让我是见习生。这些打杂的事情都是我在做, 而技术活都没让我碰过,怕我做坏了,材料成本提高的话会影响到奖金的。

冷库一共有四个,两个急冻、两个保鲜。中厨房用的是C、D库,西厨房用 的是A、B库。B库和C库是保鲜库,中间有个十多厘米的缺口,是让两个冷库 的温度保持平衡的。

刚打开冷库的门,一片漆黑:「靠,灯又坏了。」骂归骂,事情一样要做。 我靠着缺口照过来的灯光,把水果摆放好,刚转身走。

「秀秀在点货啊?」这是秀秀厨房主管廖师傅的声音。

奇怪,秀秀今天不是休息吗?怎么又在隔壁点货了呢?

我立马爬到了货架上,在缺口这边望过去。本来想看看我未来老婆工作时的 模样,等她主管走了还可以吓吓她。

「黄油也没有多少了,你记一下。」廖师傅边说着边放下手中的黄油。

我以为他放下黄油就会走了,谁知道他直径走到了秀秀身边,伸手捏住秀秀 的屁股,而秀秀若无其事的还在点货。

在秀秀屁股揉了一下不过瘾,又把手放到秀秀的G奶上,狠狠的揉着。而秀 秀好像习以为常,还在努力的在本子上写着什么。

那么用力难道不痛吗?为什么我作为她男友都不给我碰,现在确给一个三十 多岁的主管在把玩,还是那么变态的揉捏。

廖师傅揉了有几分钟:「这对大奶是怎么玩都玩不腻啊。」

「这样会影响到我点货啦,刚才还没玩够吗?」秀秀撒娇的说道。

什么?刚才?难道说刚才我女神的大奶一直被廖师傅玩着?

廖师傅一边揉着秀秀的大奶,一边把手伸到秀秀的胯下,隔着裤子在摸秀秀 的小穴:「肯定玩不够啦,玩够了我还会让你过来加班吗?你看,你乳头开始有 反应了哦。」

廖师傅玩了几分钟就出去了,临走时丢下一句:「点完货快点去吃饭,保持 体力好好的伺候我。」

秀秀整了下衣服,继续点货。从头到尾,她没有半点不愿意。看她的表情还 很享受,脸也开始像以前刚从厨房走出来时那样红红的了。

原来是廖师傅让她来加班的,加班就是为了满足那变态主管的欲望。我傻在 那里了,不知道作何反应。我饭都没吃,这一天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。

回到出租屋,我在想,难道是为了工作才被迫和她主管搞在一起的?不对, 看她的样子明明很享受,而且秀秀说过她家庭条件还不错,不会因为一份工作而 出卖自己。难道是被逼的?被抓住了把柄?

我知道我想不出什么来,可以肯定的是,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搞在一起了。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,还做了个梦。梦到秀秀被廖师傅用力的揉着G大奶,被廖 师傅狠狠的抽插着,她还发出了愉快的呻吟。最好廖师傅射在了秀秀的体内,秀 秀同时也虚脱了。廖师傅把肉棒拔出来,还带出浓稠的精液。

梦到这里我醒了,发现内裤湿湿的。操,我梦遗了。难道我很期待秀秀被人 凌辱?我怎么会做那么变态的梦。


..............